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

       春节和年的概念,最初的含意来自农业,古时人们把谷的生长周期称为年,《说文。春光窄窄,春意芳芳,春眼盈盈出。春风一夜吹散了流年,留下了幸福和伤感;时光踏碎风过无声,带走过往的片段。春风早已送走冬遗留的残枝败叶,世界犹如披上了绿色沙帐,园通山的樱花小道上,我习惯性的走在她的左边,手指轻碰时传来她指尖的温度。窗外的蛙鸣声、罗C的呼噜声、吵人的风扇声,还有门外哪个阿哥在做梦,听了一夜,听得一清二楚。春天里的兰花草不会拒绝农家孩子发出的邀请,把自己的倩影移驾到农家的院子里,窗台上,与真心呵护它的家人和睦相处,自由地生根、发芽、吐蕊、开花。春姑娘那沙沙的脚步声更近了,把小河打扮得漂漂亮亮。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无奈,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惆怅,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年归的悲壮,怎会不让人热泪盈眶。春节陪哪家老人过年时,你是否吵闹过?

       炊烟形态各异,交错相融,水韵墨章,浓淡相宜,混合上各种饭菜的味道,在炊烟中软软地浸泡,合成了一股股温暖、朴实、浓郁的农家生活气息。春风依然,花香依旧,二十几年前你辛辛苦苦哺育的那个生命也迈着沉稳的步伐逐渐成熟,而母亲,你在哪里?春风东来忽相过,金樽渌酒生微波。窗外的雨,滴答,滴答,也无睡意,听着夜,连绵起无数人间的夜雨,一盏青铜色的烛光,摇曳起来,晃晃动动,象窗外的雨滴全部挤进来,流动起灯的血淋淋的头,那头很奇怪,又全部溶解在一块风蚀锈古的铜镜里。春暖雪化水流澌,流入深谷为天池。春的大队人马终将会以天道酬勤的名义,在秋天与果实相遇。窗沿上有不少雪花儿,空荡的街畔,让我不由得多了一份寒冬中蛰伏的缱绻,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春风掠过你的长发,卷起你的衣袂,静静的飘飞着,阳春三月,浓情四月,风情五月,在这样的遐思里,与你手牵手,与你肩并肩,与你共饮一杯人世最美的美酒佳肴。创造社的浪漫的感伤的作风,在反封建的工作之下要求自我的解放,也是自然的趋势。

       春日里,一树似锦繁花,蜂蝶在繁花上跳舞;夏日里,绿荫浓浓,我可以端坐其下或背靠着她,享受一夏的清凉;秋日来临,落叶缤纷,枯黄的树叶落尽了,我就看到了黄灿灿的果实,心中欣喜不已;冬日的北风呼呼刮过,光秃秃的树干结了一层冰凌,变成了铮铮铁骨。春日,春雨霏霏,泥土被新芽咬得发痒。春天美丽而又芬芳,阳光明媚,百花齐放,万卉盈芳。春天的桃花,夏天的碧荷,秋天的黄菊,冬天的雪白,都是季节赋予我们美丽的色彩。春天,树上长出了嫩绿的新芽,万物从沉睡中苏醒过来。窗外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,奏响新年最空灵曼妙的音乐。春天,野菜繁盛,品类众多,有的能人食,有的只能喂牲畜,而我当时只认得苦荬菜。窗外有风,风的响声湮没了我蠕动的嘴唇,血的颜色在屋子里蔓延。春去秋来数余载,青丝鬓霜黄花谢。

       春风复多情,吹我罗裳开,只要心有春风,春天就永不远离。春到庭院花似海,燕剪锦绣入画来。窗外,那棵樱桃树在一场雨中被雷击得奄奄一息,几朵可怜的白花挂在枝头,早已失去往日的风韵。春风在柔和的阳光里乱跑,跑出满山的红杜鹃,你笑了。春天很快来临,学校里几株迎春花开了,怯生生地探着脑袋。春天,山楂树长出了嫩绿的叶子,就像身穿绿衣服的仙女,卵形的叶子中间点缀着白色的小花,在绿色叶子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娇艳美丽,阵阵微风吹来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弥漫了我家的院子。窗外一片寂静,偶尔会有秋风将树叶吹得哗啦啦地响,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夜还是寂静的,每当这时,你伏案执笔,任由自己灵巧地双收在键盘来回游移,那键盘发出的均匀而又轻快的节奏与你均匀的呼吸相映衬。窗外,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,气温仍如昨日暖暖的让人觉不出一丝严冬的寒意。春光窄窄,春意芳芳,春眼盈盈出。

相关阅读
|网站地图 daxiyangkk tz0404 cp55633 sb170 cp773344 cp33225 hfbfzja usnmszx